大学室友堕落史:一个整天只知道「撸」的男人

作者:河南省项城市    人气:309    发布时间:2021-11-20 14:30:59
那个时候,大一就有电脑的学生不多,而阿井的父亲带着小井去电脑城里挑了一款白色的最薄的电脑。 而有了电...

原标题:大学室友堕落史:一个整天只知道「撸」的男人

01

那一年,我在华中某二线城市上大学。

阿井是我的室友,睡在我的下铺,是刚开学里我们这个六人间宿舍里最早到的人之一。

我们这个宿舍的室友没几个富裕的,但阿井却并不在其中。他是中产阶段出身,家里有房子出租,从小上的是市里的实验小学和实验中学。

而其他人呢,包括我在内,都是农村出来。

我们这几个人正正常常都是20岁上的大学,唯一一个18岁上大学的来自毛坦厂。

而阿井市里出生,市里上学,却和我们一个年龄进入大学,这当时令大伙儿挺诧异的。

问之,阿井潇洒地说:老子复读了一年。

城市诱惑多,不如回大山。来自毛坦厂的那位室友说他们学校在山里,周围一个网吧都没有。

不管怎样,阿井复读一年后,差强人意地和我们几个做了室友。而因为来宿舍比较早,所以他有的选,选的是个下铺,自此成为了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阿井比较胖,懒做倒是不算,但绝对好吃。所以下课后进了食堂,阿井便总是撺掇着室友们和他一起去超市买点零食。

我们几个囊中羞涩,不像阿井一样富裕,所以只是偶尔陪着去。但每次躺在宿舍的床上,瞥见阿井放在衣柜边的酸奶零食水果面包,大家就会咽咽口水。

023

阿井是我们宿舍里第一个有电脑的,也是第一个有智能手机的。

那个时候,大一就有电脑的学生不多,而阿井的父亲带着小井去电脑城里挑了一款白色的最薄的电脑。那电脑漂亮美观,配着最新的win7系统,开机只要十几秒,这开机速度即便大家在有电脑以后也是羡慕非常。

那个时候,全球流行的智能手机还是iPhone 4s,而小米手机简直是国产手机之光。所以阿井爱国地表示自己要买小米,便在假期从网上邮购了一台黑色最新版的小米手机。那时我们别说手机了,连淘宝是什么都没搞明白呢。

自从有了电脑以后,阿井就开始变了。

没有电脑以前,阿井时常躺在床上和我们聊天。聊着班里的女孩,聊着隔壁的绯闻,聊着那些个人渣,聊着未来的规划。

而有了电脑以后,阿井不再是睡在我下铺的兄弟了,我的下铺空空如也,只有从未整理过的被子向检查宿舍的学生会同学们表示:这里确有个大学生,每天晚上会在此安息。

阿井去哪儿了?

他出去「撸」了。

这里的「撸」是指「撸啊撸」,英文简称是“LOL”,中文名字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国民级游戏“英雄联盟”。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阿井和班里他那些游戏朋友们为何把“英雄联盟”称之为「撸啊撸」,把去网吧玩游戏,称之为去「撸」。

那时候,我没有手机,也没有上网去查。

现在我能随时上网去查我所不知道的任何事物了,但我对此却连一点搜索的兴趣也没有。

03

那时我也终于知道阿井为什么要选下铺了,就是因为睡在下铺方便他拿零食,方便他一天十二小时地玩游戏。

有人可能会问:他要玩游戏直接去网吧不就行了?

当然只有历史原因的。

因为当时我们学校搬迁,那片地方之前没有网吧,最近的网吧离宿舍得有几公里。所以阿井的日常习惯是周六周日去网吧撸两天,而周一至周五则每晚在宿舍打五六个小时游戏。

有人可能又会问:这不可能吧,周一到周五都不用上课吗?他哪有时间一天能打五六个小时的游戏?

当然可以!

说起来,我的这个大学室友阿井是个狠人……不,应该是比狠人还狠一点,是个「狼人」!

「狼人」总是在月圆的晚上变身,而阿井则就在晚上化身成为一尊不动大佛,戴着耳机,卧着鼠标,凝神皱眉,盯着绿色的游戏界面。

偶尔他会对着耳机上的麦克风,低着嗓音臭骂对面的玩家,偶尔又会“唰唰唰”一顿操作猛如虎!

此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即便听着阿井点击鼠标的声音,也会习以为常、安然入眠。

04

但总有那么几次,阿井会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开一个小小的“深夜食堂”。

时有时无的吸嗦声响起,这是阿井在喝酸奶;塑料袋撕拉声响起,这是阿井在剥火腿肠;最后还有一个“哐当”声,这是阿井拿出饭盒放在桌子上的声音。

这个声音不大,但很重要。因为我们知道很快阿井便要取出一袋方便面开始泡面了,并在泡面里加上刚才的火腿肠或者一个卤蛋。

好香啊~

好饿啊~

我的肠胃已经饥渴难耐,这还让人怎么睡?!

这时阿井拔下了耳机,黑漆漆的宿舍里只有阿井的电脑反着幽光,并传来一句句游戏里的台词:

「……敌人还有30秒到达战场,碾碎他们!」

「First Blood」

「Double Kill」

「Trible Kill」

「Quadra Kill」

「Penta Kill」

「 Ace」

……

等待一局完了,阿井将泡面放在垃圾袋里,然后握着手机上了个厕所,等到回来再弯着腰、翘着肥硕的臀部浏览几个页面后关闭电脑。

终于宿舍清静了,虽然那泡面的香味散去还需要一会儿,可此时已近凌晨两点。

这并不是最让我们目瞪口呆的,更令人惊讶的是阿井对游戏直播的热忱。

玩游戏是一局一局算,阿井说最短要二十多分钟,但刷直播阿井就干脆的沉入其中了。有时候用抱着手机对着墙,躲在被窝里刷。有时候则侧着身子,右手支着脑袋,盖着被子刷。

而阿井这样刷直播追剧能搞到凌晨四五点,然后睡两三个小时再起来去上课!

「上Miss!」

「团战可以输,提莫必须死」

「等会儿,我拿个首杀」

「来,叫爸爸!」

「啊,我抽到皮肤了」

……

有时候阿井和班里其他宿舍的男同学们组个小圈子,上课前呼朋唤友,下课后讨论游戏。

而有时候阿井则嘴里叨叨着最近的口头禅,不过几周就要变一变。

阿井的最后一个口头禅也不知道从游戏里、还是直播中学的,逮谁让谁叫“爸爸”。

不过阿井和隔壁一个同学,往往互称“爸爸”。他们之间不以为意,可我们几个不玩游戏的室友则觉得有些腻歪。

终于,阿井最后将这个口头禅用到了一名脾气暴躁的室友身上,最后差点起了冲突。

哎,世道变坏,应该就是从叫乱爸爸开始的。

05

阿井曾经也想到戒掉游戏,觉得大学不能就这样过去。

那一天在食堂,阿井眯着眼睛,言辞恳切。他说他要从头做人,绝对不碰游戏了,说要让我们瞧瞧。

我们也为他高兴,毕竟他玩游戏我们能忍受,但一边玩一边深夜吃泡面,这绝对不能忍!

当阿井发着誓,并挤着笑容洗心革面时,真像个180斤的孩子。

第二天,隔壁寝室的一位男同学来了……

“阿井,去网吧撸啊~”

“不去,现在不想玩游戏了。”

“去吧,走啊,大神,带带我啊,起码帮我拿个首杀啊~”

“不去,你去吧,去找爆哥和阿伟吧。”

“他们技术哪有你好啊,走,我中午请你吃饭,到时还送你个皮肤~”

阿井沉默了片刻,好吧,你个磨人的小妖精。阿井没有拗过这个和他来自同一个市,并且一起打排位开黑、关系最近的同学……

我们也不知道到对方是那句话get到了阿井的G点,是夸赞阿井活好,还是中午能蹭到饭,又或是那个游戏人物的皮肤?

不过至此,阿井仿佛已经忘了昨天说过的话。

我们也为此嘲讽阿井,阿井再次沉默,最后悠悠地吐出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06

兜兜转转就到了大学毕业,查成绩、算绩点,最后阿井挂了不少的科。

阿井心里那个焦躁啊,于是和班里那十几个一起打游戏的抱怨。

但十几个打游戏的,也就四五个挂科有些厉害,所以包括阿井在内的这四五人开始忧心忡忡。

但最终那一天还是要来的……

而那一天阿井彻底地要疯!

因为阿井虽然很担忧,但觉得班里至少还有几个人和他一起扛!

阿井觉得自己的分不是最低的,绩点不是最差的,有一个人和他差不多,而阿伟更是垫底。

但毕业证书发下来以后,阿井才发现,最重要的证,那个学位证书果然没有!竟然没有!

说果然没有,是因为阿井已经预料到学位证可能拿不到,已经做好补考清考的准备。

说竟然没有,是因为阿井发现阿伟竟然拿到了学位证,而且自己成了班里少数几个没有拿到学位证的人!

凭什么?!

凭什么阿伟都有,就我没有?!

我不服!老子不服!

阿井气呼呼地在宿舍里踱着步,一趟一趟地走着,边走边为自己叫屈和鸣不平。

我们几人谁也没说话,不好劝,也不知该怎么劝。

阿井说累了,身子一倾便倒在床上,两眼无神,空洞地像个失去灵魂的大型木偶,只是手往嘴里机械般地一下一下塞着薯片!

但他紧紧拧着的指爪和被捏紧的薯片袋子却暴露着他此刻的内心!

如果这薯片袋子会说话,如果薯片袋子上被阿井攥出的一道道歪歪斜斜的皱纹像一个个字迹能代表自己开口,那这薯片袋子上的痕迹则分明写着两个字——不服!

此时此刻,阿井已经废了,废是颓废的废。

我们都知道这对阿井的打击很大,阿井也不知道他自己该如何去承受家里人的怒火。

回想有一天夜里,屋子里熄着灯,对面的宿舍里灯火阑珊,不知谁起了个头,聊到了女朋友。

大家开始讨论班里谁谁有男友了,谁谁上个礼拜和外地来的男友去开房了,谁谁已经换过几个男友了。

然后话题到了阿井身上……

“喂,阿井,你以后找女朋友找什么样的?身材好的,还是长的漂亮的?”

阿井鼻子里哼着长音顿了一会儿,才认真回答道:我希望找个能陪我一起开黑的妹子。

责任编辑:

热门文章

最新推荐